Coser/文力不足/圖力不足
盾受|銀紅|Chris Evans|Dylan O'brien|Matt Bomer丨Batfamily丨Damian Wayne丨Halbarry丨Wally West

Mirrors

Mirrors
-Damian Wayne中心,蝙蝠家親情向

-自設定有

概要:回憶、親情、愛。

Stephanie Brown
  他不怎麼懂得與Brown相處,事實上,他根本對“與人溝通”這回事一竅不通。Robin常用尖酸刻薄的語氣攻擊新上任的Batgirl,看見她一臉惱怒的樣子他就忍不住勾起嘴角,他們會互相打鬧、各取一些難聽的外號,但毫不影響義警的工作。

  「那身制服就要被妳擠爆了——Fatgirl。」

  「噢天,小鬼你就不能對前輩帶點尊重嗎?」

  有時候,就連Damian也得承認,Brown總令他另眼相看。
  她曾經向他解釋道恐懼並不能主宰一切,她們——“Batgirl”,甚至其他義警的行為當中往往都是為了希望。希望,在那時候的Damian看來是多麼的幼稚,Brown認為他還小,所以不明白也是正常。但回想起來,Damian確實認為自己是明白她所說的話。

  只是不理解而已。

Tim Drake
  一開始揍Drake的理由其實是看他不順眼。

  之前也提及過,Damian相當不擅長社交,由刺客聯盟培養的他自然選擇用拳腳代替言語交流,而結局就是Drake被他揍得相當慘,以及自此以後兩人之間的關係也不太好。

  稜角需要磨平,而他和Drake磨合的辦法幹上一架。前者不喜歡後者與自己親生父親相當高的相似度,後者則討厭前者總是沒事就來找茬。只要沒人來阻止,他們可以就這樣持續打足一整天,但往往在中途那個英國管家就會捧着那令人欲罷不能的小甜餅,使他們立馬繳械。

  「Drake你真令人討厭。」「彼此彼此。」

  Damian還記得在冬天,兩人會一同坐在靠近火爐的位置,嘴裡嚼着小甜餅、相互說着討厭對方的話。只是他手上拿着的是Tim沖給他的熱可可,而Tim手上的不是咖啡、而是Damian偷偷調換了的花茶。

Jason Todd
  儘管非常不想認同,但他和Todd的確實有很多共同點:不時的滿腔憤怒、暴力傾向、以及都在地獄徘徊過好一會兒。

  他曾經奪取過Todd的紅頭罩,兩人的對話中也存在着不少人身攻擊的內容,像是在互相挑釁,激起雙方內心都共同有着的東西。而結果是眾所皆知的——他把紅頭罩放置在機車前頭,愉快地哼着小曲調、把Todd的咒罵拋諸腦後。

  啊,美好的時光。

  在重回人間後,他和Todd之間的相處有那麼一點的變化。即使他的話有多惡毒也好,Todd也能迎刃而解並成功避免一輪口舌之爭,他已經不把Damian的惡言相向當真,在那刻,Damian才發現自己錯過了許多。

  「小鬼,我很高興你在這裡。」
  Jason就說了一句。

  頭一次,Damian發現自己並不想再反駁些甚麼,因為他覺得自己的喉嚨都要哽咽起來了。

Dick Grayson
  永遠的黃金男孩、飛翔的格雷森、神奇小子……Grayson總是有很多不同的稱呼,甚至多得令Damian有點頭昏腦脹,但歸納來說,Grayson是一個人見人愛的人,甚至像太陽一般耀眼。

  所以他一開始都在疑惑為何這樣的人要待在陰沉的蝙蝠俠身邊、守護這座煙霧彌漫的罪惡之城。以至之後Grayson穿上蝙蝠衣和他一同夜巡時,他都因這個問題和Grayson吵上一架,因為這個蝙蝠俠失去了那種沉穩踏實感。他甚至認為這個蝙蝠俠並不是哥譚所需要的。

  而實際上,他們是比之前有着更高默契度的“活力雙雄”。

  相處久了,Grayson心血來潮的擁抱、摸頭次數越來越多,他也漸漸從拳打腳踼地反抗到嗤聲接受,這個時候Grayson就會露出笑臉,顯然對他的轉變感到安慰。
  
  母親裁培了Damian al Ghul,父親成就了Damian Wayne,而Dick所做的,是完善了Damian。

  「我很想念你。」
  「我也是,孩子,我也是。」

Alfred
   Damian還未脫下蝙蝠衣,他坐在父親曾坐過的座位上,四周冷清得很。

  「Alfred。」

  他輕聲喚道,聲音像極了他的生父。溫文爾雅的管家並沒有回應他,反而只有幾聲貓叫。

  他都快忘了現在都只剩下他自己和一隻名叫Alfred的黑貓。

 
评论(11)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