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ser/文力不足/圖力不足
盾受|銀紅|Chris Evans|Dylan O'brien|Matt Bomer丨Batfamily丨Damian Wayne丨Halbarry丨Wally West

【Jaytim】 Blank Space

-主Jaytim Jason Todd/Tim Drake,法外者,Damidick稍微提及

-妄想有,腦洞亂七八糟的

-溫情向 大概

概要:一早醒過來的Jason發現自己的心不見了。

1.

  Jason覺得自己好像失去了甚麼。

 

  應該不是雙眼,因為他還能清楚看見空氣中那些微塵的躍動。

  那麼是鼻子?但他能嗅到附近那些草木的味道。他還能聽見鳥聲吱吱喳喳的,看來耳朵也沒跑掉。

 

  他張開嘴,一聲"啊"的單詞從他的口中逸出,噢,嘴巴和聲音還在。

  Jason動了動還未清醒過來的四肢,骨頭因久未活動而咯咯作響。

  到底缺少了甚麼呢,Jason皺起眉頭,四周陷入一片寂靜。

  過了良久,他撫上了自己的左胸——那裏空無一物,Jason感受不到平常應有的跳動和那些微小又不曾間斷的"呯呯"聲。

  該死。

  Jason咬牙切齒地咒罵道。

2.

  於是,他踏上了尋找心的旅程。

 

  失去了心,Jason覺得自己就像行屍走肉一般。以前他還可以耐着性子趕走礙路、生性又險惡的動物,可他現在只能麻木地不斷舉起槍、然後扣下板機。

  他甚至不在乎自己的臉、頭髮和深愛的夾克被血色染汙,只是繼續往前走,踏着屍體,不曾停下腳步。

  他穿過了被畫滿笑臉的森林,經過充滿爆炸過後痕跡的荒野,走在由鐵撬堆砌成的小道上。

  而在路上,Jason不曾見過平日為他指引道路的大蝙蝠。

  Jason對此卻沒甚麼感覺,大概是因為丟失了的心的原故。

  也許也是因為他早就放棄信仰的關係。

3.

  Jason和一隻擁有火紅色皮毛的狐狸還有一隻橘色毛髮的金絲貓成了暫時性的夥伴關係。

  他們所失去的東西都不一樣,性格迴異,只因有一段共同需要渡過的道路,他們三個就這樣湊成一塊兒。

 

  結果到分道揚鑣的時候,狐狸Roy豔麗的皮毛都黯淡了下來。

「你們永遠都是我的家人。」

  Roy帶點哭腔地這樣說道。

「希望我們都能找到自己珍而重之的東西。」

  金絲貓Kory笑着告別,臨走前還用尾巴輕撫了Roy的爪子。

  而Jason則沒說話,轉身就離去,留下了黯然神傷的狐狸。

  沒辦法,誰叫他的心離家出走了。

4.

  大藍鳥很煩人,而在大藍鳥身旁的小小鳥則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小翅膀你終於回來了——」

  大藍鳥Dick愉快地盤旋在Jason頭上,都惹得他頭都痛了起來。

  「嘖,Grayson你給我注意點,Todd只是來找那顆嫌棄他的心。」

   小小鳥Damian輕啄了啄Dick的翅膀,再以與平常一樣充滿尖刺的語氣說着。

  他媽的,我的心究竟在哪。

  Jason聽見自己問道。

不出所料,Damian發出了“>tt<”的聲音,他像是想要再嘲諷一下Jason,可被Dick用眼神阻止。那較年長的鳥兒眨了眨那有神的雙眼,沒再多說一句話,帶領走過許多路、已經一臉戾氣的Jason走進樹林深處。

  一座和四周毫不相襯的西式建築物就佇立在那裏。

5.

  Jason走了進去,大廳空曠得很,那裏只有一個箱子和挨着箱子睡得十分安穩、黑紅色皮毛的小鳥。

他的心就在那箱子裏。

而正當Jason伸手想拿那箱子時,小鳥迷迷糊糊地從夢中醒了過來,他抖了抖羽毛,軟綿綿地啄了Jason的手。

  「嗨,鳥寶寶。」

  「Jay。」小鳥Tim開口,「你的心我有一直寸步不離、好好看守着,但它之前好像停止跳動了。」

  「不要緊。」

   Jason露出他很久沒展現過的笑容,他戳了戳Tim那小小的胸口。

  「它早就走進到這裏了。」

 

    Tim看着睡姿亂七八糟的Jason,不禁輕笑出聲,他走了過去,吻上了熟睡中男友的額頭。

   「鳥寶寶……」

    聽見Jason在夢囈,Tim的嘴角不禁加深了笑意,幾晚熬夜的疲累頓時緩了不少。

   誰知道他在發個怎樣的夢呢。

  

 
评论
热度(26)